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服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应适时降准降息-武则天怎么死的

作者:全球最富有的国家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28日 04:03:21  【字号:      】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服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应适时降准降息

董希淼还表示,疫情发生后,金融市场运行比较平稳,并未出现较大动荡,银行针对居民和企业的基本金融服务也未受到较大影响。“自动转存、远程还款和续贷等业务都能在线上很便捷地操作和完成,这得益于银行业这些年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持续投入。在这次突发事件中,金融科技彰显出力量。可以预期的是,未来金融服务方式的变革将更快,‘非接触银行’或将成为新的服务模式。”他说,金融管理部门可适度放宽远程开户、互联网贷款等方面政策。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服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应适时降准降息

针对近期市场热议的存款基准利率是否下调这一问题,董希淼表示,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必要性是存在的。董希淼表示,疫情发生后,银行业机构纷纷采取措施,在资金汇划、信贷供给、财物捐赠等方面有效地支持了疫情防控工作,彰显了与实体经济共克时艰的担当和精神。但与此同时,银行业普遍采取下调利率、减免利息等措施,将对全年盈利增长造成影响,长期来看,也会影响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意愿。“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可直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与此同时,有助于引导储蓄存款进一步流向资本市场,也能起到稳定金融市场的作用。”他说。

疫情发生以来,货币政策加大了逆周期调节力度,一方面超预期提供流动性,确保银行体系和货币市场流动性的充裕,另一方面通过低成本的专项再贷款,对重点抗击疫情的企业提供精准的优惠资金支持。下一步货币政策将如何发力?还有哪些政策工具可能运用?针对上述问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接受了《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

董希淼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多项金融支持政策出台,及时、全面、有力、针对性较强,稳定了金融市场运行和信心,有效地支持了疫情防控工作。展望未来,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适度,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都是可能的政策选项,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也存在必要性。

不过,降低存款基准利率是把“双刃剑”,利率走低可能推动储蓄率下降,加剧存款分流。董希淼认为,对中小银行而言,更重要的是帮助拓宽负债渠道,丰富负债来源,并允许采取更有弹性的存款利率浮动空间。

2月23日召开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灵活适度,用好已有金融支持政策,适时出台新的政策措施。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5000亿元。展望未来,董希淼认为,应将阶段性政策与长期性政策、针对性措施与普适性措施相结合,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都是可能的政策选项。

与此同时,央行设立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精准支持直接参与抗击疫情的企业;通过政策利率下行促进贷款实际利率水平明显下降:2月来,无论是逆回购还是中期借贷便利(MLF)中标利率,均下调10个基点。2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也实现“双降”,1年期LPR与1月相比下降10个基点到4.05%,5年期以上LPR下降5个基点到4.75%。“上述举措及时有力,针对性强,有效地支持了疫情防控工作,也体现了货币信贷政策灵活适度的调控方向。”董希淼说。

记者27日从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央行下一阶段将“择机定向降准”。“降准可以说是‘一箭三雕’,首先可以释放长期流动性,其次可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再次可以向市场传递强烈的稳定预期信号。除了全面降准,也可以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银行实施定向降准,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这一方面可以更好地为中小银行提供增量流动性支持,另一方面也符合‘三档两优’的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董希淼说,鉴于疫情突然暴发,2020年内降准的次数可能比此前预期的还要再多一些,或可达到三至四次。2019年1月央行调整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董希淼建议在此基础上继续优化,适当降低第二档达标要求,让更多银行享受政策优惠。

董希淼说,从历史经验来看,在面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冲击时,各国央行普遍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如2011年日本“3·11”地震后,日本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向金融市场注入资金,同时实施了规模巨大的金融资产购买计划。“此次疫情发生后,中国人民银行等采取了多方面措施,加大逆周期调节强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如2月3日和4日,央行罕见地提前预告公开市场操作并且连续两天开展逆回购操作,超预期地向市场投放流动性1.7万亿元。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此举传递了央行呵护市场的积极信号,金融市场在短暂波动后迅速趋于稳定。”他说。

除了货币政策,董希淼表示,金融监管政策也有必要作出一些调整。他表示,金融监管部门应尽快调整不良贷款率等监管指标和“两增两控”等考核要求,为金融机构服务中小企业创造更好的条件。“疫情发生以来,中小企业受到一定冲击,这些企业生产经营发生困难将对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存量资产质量产生影响。同时,银行业在疫情严重地区加大了信贷投放力度,这部分信贷投放准入门槛有所降低,审批流程相对更快,未来可能会对银行的新增信贷质量形成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金融监管部门应在保持不良贷款认定标准不变的情况下,进一步提高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容忍度,适当放宽小微企业贷款考核要求。”他说。




世界十大空难整理编辑)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服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应适时降准降息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